博弈与炒股[2]

如果炒股和下棋都是游戏,那么为什么我们乐此不彼?

下棋不能完全用物质来衡量。比赛的冠军,一位国际大师,花费2天时间获得奖金1800元,去掉交通住宿费用,事实上所得无几。散户花费大量时间研究股市,即使能够盈利,去掉commission和tax,真正到手的也不多了。一般认为,在任何一个行业成为大师级的人物,都必须花上10,000个小时,大约10年时间。不幸的是,即使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也只有极少数能成为投资高手或是象棋大师。典型一个high cost, long time frame, and low probability的案例,从投资的角度应该避免。

前文谈到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士·布兰戴斯(Louis Dembitz Brandeis)对散户投资者的前途严重不看好,而Warren Buffet却说 “要成功投资过一生不需要超高的智商,非凡的商业洞察力或内部信息。我们只需要有良好的知识框架来帮助我们正确的决策,和坚定的信念以防止这个框架免受情绪的侵蚀”。

“To invest successfully over a lifetime does not require a stratospheric IQ, unusual business insights or inside information. What’s needed is a sound intellectual framework for making decisions and the ability to keep emotions from corroding that framework.”

Warren Buffet在这里强调的是高EQ对投资重要性。在人格成长上,博弈与炒股都提供了绝佳的反复锤炼观察能力,分析能力,行动能力和归纳总结能力的机会。一个高水平的棋手在别的方面也很容易出类拔萃。Grandmaster Capital Management的创始人Patrick Wolff是一位曾两获美国冠军的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从Harvard University获得Bachelor of Arts in Philosophy学位后却进入了资产管理行业。

微观比较一下一个trade和一盘chess game:

(1)观察能力:
a.国际象棋:如:哪些file open?哪些棋子在一条file,rank或diagonal上?
b.投资:身边或媒体上有没有发生影响投资的事件?如:在硅谷Valley Fair Mall里,Apple Store和Microsoft Store仅隔一条走廊,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客流的不同。

(2)分析能力:
a.国际象棋:如:大形势如何?我子力领先还是落后?我的王完全吗?我的其他棋子安全吗?我能用后,象,马三个不同的子check, 那么对我最有利的次序是什么?
b.投资:如:这个事件是偶然还是已经确认成一种趋势?以往发生这种情况市场如何反应?该选择那个股票来投资?FA和TA指标如何? time frame? expected return?

(3)行动能力:
a.国际象棋:优势时选择稳妥的致胜之道,劣势则相机而动,必要时弃子争胜。
b.投资:当机立断,顺市时了结或rollup,不顺时按计划果断平仓止损,不要幻想奇迹发生。

(4)归纳总结能力:
每个trade都要用trade journal记录下来,分析原因,定期回顾。避免“step on the same rake twice”。记住When you lose, do not lose the lesson!

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炒股,炒股就是a life long training of your mindset。把现在每个trade当成一次锻炼的机会,这样将来管理更多资金时不至于出现同样的错误。这下我们就不需要别的理由了!

博弈与炒股[1]

几周前我带小朋友参加加利福尼亚州的大众棋赛(People’s Tournament)。比赛在硅谷的中心Santa Clara Convention Center举行,来参赛的有附近几个州的190名棋手,其中有13名带帽子的,大师 (National Master NM),国际大师 (International Master, IM)和国际特级大师 (Grand Master GM)。看着不远处即将投入使用的旧金山49人队的主场Levis Stadium,突然想到炒股和体育比赛和下棋有许多相似之处。NYSE/NASDAQ/AMEX 相当于Santa Clara Convention Center和Levis Stadium, Fidelity/eTrade/Interactive Brokers相当于National Football League和People’s Tournament的组织者,机构大户Market Makers相当于这些带帽的master们,散户-散户是和我们家小朋友这样的青蛙们。

其实炒股和其他体育比赛一样,玩家在open position时必须仔细考量到博弈的几个要素:

  (1)局中人(players):股市和棋赛都是“多人博弈”的零和游戏,有赢家和输家,且输赢的数目相当,多的被exchange和broker抽走了。玩家需要清楚的明白对手是谁,才能制定正确的对策。

(2)得失(payoffs):炒股是需要明白Max Return, Max Loss和各种情况的probability,棋赛-本次比赛报名费$100,但MMs 免费入场!棋赛的reward跟参赛人数有关,本次比赛公开组冠军奖金$1800, 如果拿到第一,ROI是18倍!可是,一个未经过专业训练的棋手拿到最高奖的可能性就太低太低了!

  (3)策略(strategies):棋赛可以西班牙开局,也可以以西西里防御开局。炒股可以有covered call, naked put,也可以有玩花的butterfly spread和iron condor。

  (4)次序(orders):开局了,还要根据对手的变化,适时调整,如果以西班牙开局,还可以有马歇尔攻击奇戈林变例。玩option也可以根据形势用spread来rollover。

如果炒股和下棋一样是一种博弈,那么有效市场理论(Efficient market theory)就是无法实现的。“有效市场理论”包含以下几个要点:

  (1)在市场上的每个人都是理性的经济人,金融市场上每只股票所代表的各家公司都处于这些理性人的严格监视之下,他们每天都在进行基本分析,以公司未来的获利性来评价公司的股票价格,把未来价值折算成今天的现值,并谨慎地在风险与收益之间进行权衡取舍。

  (2) 股票的价格反映了这些理性人的供求的平衡,想买的人正好等于想卖的人,即,认为股价被高估的人与认为股价被低估的人正好相等,假如有人发现这两者不等,即存在套利的可能性的话,他们立即会用买进或卖出股票的办法使股价迅速变动到能够使二者相等为止。

  (3) 股票的价格也能充分反映该资产的所有可获得的信息,即”信息有效”,当信息变动时,股票的价格就一定会随之变动。一个利好消息或利空消息刚刚传出时,股票的价格就开始异动,当它已经路人皆知时,股票的价格也已经涨或跌到适当的价位了。

  ”有效市场理论”实际上意味着在每个人都很理性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长期beat the market. 但是, (1), (2),(3)似乎都不成立,尤其反应在玩家的水平上。
大师(美国 USCF National Master 需要达到等级分2200)和Market Maker一般都得经过长期艰苦的训练,善于应对盘中各种复杂的形势,绝少犯低级错误。大多数金融产品的流动性不强,价格往往被操纵。其次如果大师能有机会角逐世界冠军,背后的教练团队会帮助大师收集对手的资料,全面分析自己和对手优劣,制定相对应的策略。投行机构往往有庞大的分团队,专注分析各个sector,各种asset,各国政府动向,包括打探国会议员对各项法案的态度。不难想象大多数散户投资者成为机构slaughter的对象。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士·布兰戴斯(Louis Dembitz Brandeis) 曾说:
对于中小投资者,以做出明智的选择,从众多股票中做出一个明智的判断 – 通常是不可能的。他没有能力,设施,训练,和充分的时间做适当的调查。

“For a small investor to make an intelligent selection from these many corporate securities — indeed, to pass an intelligent judgment upon a single one — is ordinarily impossible. He lacks the ability, the facilities, the training and the time essential to a proper investigation.”

与专业玩家博弈,不是没有机会,但笑到最后的很可能是这些MM们。体育比赛为确保观赏性,会把相同档次的玩家放在同一个section里 (玩家也可以交钱play up尝尝被虐的滋味)。这样在没有专业玩家的赛场上,每个都有公平的机会。一些流通性较低,风险较大的市场,如期权,垃圾股和问题股正式散户翻云覆雨的舞台。但请不要忘记当你make huge profit时,就有另一个散户被看到脚踝上。而下一次(或下某次)被砍到脚踝的可能就是你和我。

我们有必要花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成为master吗?或是,即使我们花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我们能成为master吗?